楚人养狙

楚人养狙

[明代] 刘基

  楚有养狙以为生者,楚人谓之狙公。旦日,必部分众狙于庭,使老狙率以之山中,求草木之实,赋什一以自奉。或不给,则加鞭箠焉。众狙皆畏苦之,弗敢违也。

  一日,有小狙谓众狙曰:“山之果,公所树与?”曰:“否也,天生也。”曰:“非公不得而取与?”曰:“否也,皆得而取也。”曰:“然则吾何假于彼而为之役乎?”言未既,众狙皆寤。

  其夕,相与俟狙公之寝,破栅毁柙,取其积,相携而入于林中不复归。狙公卒馁而死。

  郁离子曰:“世有以术使民而无道揆者,其如狙公乎!惟其昏而未觉也。一旦有开之,其术穷矣”。

分类标签:文言文故事揭示社会

翻译

译文

  楚国有个以养猕猴为生的人,楚国人叫他“狙公”。每天早上,他一定在庭院中分派猕猴工作,让老猴率领(其它猴)到山里去,摘取植物的果实,取十分之一的果实来供养自己。如果猕猴不给狙公,狙公就生气地鞭打它们。猴子们都害怕,却不敢违背。

  有一天,有只小猴问众猴说:“山上的果子,是狙公的吗?”众猴说:“不对,(果实)是天生的。”又问:“没有狙公的同意(我们)就不能去采吗?”众猴说:“不对,谁都能去采。”又问:“(既然)这样那么我们为什么听从他并要被他差使呢?”话还没有说完,猴子们全醒悟了。

  那天晚上,众猴一起等到狙公睡着的时候,打破栅栏毁坏仓房,拿走他(狙公)存放的粮食,舍弃狙公,不再回来。狙公最后因为饥饿而死。

  郁离子(即刘基隐退青田山时自取的笔名)说:“世上那种凭借权术奴役人民却没有法度的人,不就像狙公吗?只因人民昏昧尚未觉醒,才能让他得逞,一旦有人开启民智,那他的权术就穷尽了。”

注释

狙:猕猴。

部分:部署分配。此处指分派

之:到。

求:寻找。此指采摘。

赋:征收。

箠:用鞭打,名作动。

畏苦之:对(这种生活)感到很苦。

树:动词,种植。

与:同“欤”,吗。

然则:既然这样,那么。

既:完。

寤:同“悟”,领悟到。

相与:一起。

柙:关兽的木笼。

卒:终于。

以:把。 以……为:把……当做。(此处为倒装句,养狙以为:把养猴当做)

术:权术

假:依靠

俟:等候

归:回归

或:有的

实:果实

其:那个

馁:饥饿

为之役:被他(狙公)奴役。

道揆:道德准则。

刘基

[明代]

刘基(1311年7月1日-1375年5月16日)字伯温,谥曰文成,元末明初杰出的军事谋略家、政治家、文学家和思想家,明朝开国元勋,汉族,浙江文成南田(原属青田)人,故时人称他刘青田,明洪武三年(1370)封诚意伯,人们又称他刘诚意。武宗正德九年追赠太师,谥号文成,后人又称他刘文成、文成公。他以神机妙算、运筹帷幄著称于世。刘伯温是中国古代的一位传奇人物,至今在中国大陆、港澳台乃至东南亚、日韩等地仍有广泛深厚的民间影响力。
► 刘基的诗文(960篇)

猜你喜欢

龙潭夜坐

[明代] 王守仁
何处花香入夜清?石林茅屋隔溪声。

幽人月出每孤往,栖鸟山空时一鸣。

草露不辞芒屦湿,松风偏与葛衣轻。

临流欲写猗兰意,江北江南无限情。
分类标签:夜晚写景抒情心情愉悦

朝中措(赋茉利)

[宋代] 翁元龙
花情偏与夜相投。心事鬓边羞。薰醒半床凉梦,能消几个开头。风轮慢卷,冰壶低架,香雾飕飕。更著月华相恼,木犀淡了中秋。

湘中四咏 其一 珊瑚

[明代] 杨基

黑翎红嘴花间鸟,映花一点珊瑚小。当时如意击东风,万语千言啼未了。

雕玉笼开出绣楹,海棠庭院雨初晴。美人按拍教鹦鹉,学得《霓裳》四五声。

沁园春

[唐代] 吕岩
七返还丹,在我先须,炼已待时。正一阳初动,

中宵漏永,温温铅鼎,光透帘帏。造化争驰,虎龙交媾,

进火功夫牛斗危。曲江上,看月华莹净,有个乌飞¤

当时,自饮刀圭,又谁信无中就养儿。辨水源清浊,

木金间隔。不因师指,此事难知。道要玄微,天机深远,

下手忙修犹太迟。蓬莱路,待三千行满,独步云归。

火宅牵缠,夜去明来,早晚担忧。奈今日茫然,

不知明日,波波劫劫,有甚来由?人世风灯,草头珠露,

我见伤心眼泪流。不坚久,似石中迸火,水上浮沤¤

休休,及早回头,把往日风流一笔钩。但粗衣淡饭,

随缘度日,任人笑我,我又何求?限到头来,不论贫富,

著甚干忙日夜忧。劝年少,把家缘弃了,海上来游。

诗曲文章,任汝空留,数千万篇。奈日推一日,

月推一月,今年不了,又待来年。有限光阴,无涯火院,

只恐蹉跎老却贤。贪痴汉,望成家学道,两事双全¤

凡间,只恋尘缘,又谁信壶中别有天。这道本无情,

不亲富贵,不疏贫贱,只要心坚。不在劳神,不须苦行,

息虑忘机合自然。长生事,待明公放下,方可相传。

应天长

[宋代] 王沂孙
疏帘蝶粉,幽径燕泥,花间小雨初足。又是禁城寒食,轻舟泛晴渌。寻芳地,来去熟。尚仿佛、大堤南北。望杨柳、一片阴阴,摇曳新绿。

重访艳歌人,听取春声,犹是杜郎曲。荡漾去年春色,深深杏花屋。东风曾共宿。记小刻、近窗新竹。旧游远,沈醉归来,满院银烛。

玉柱峰

[明代] 罗伦

玉柱峰头紫气回,清明时节逼峰来。只今闲却擎天手,南部烟花总自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