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泰

孙泰

[未知] 佚名

  孙泰,山阳人也,少师皇甫颖,操守颇有古贤之风。泰妻即姨妹也。先是姨老矣,以二子为托,曰:“其长损一目,汝可娶其女弟。”姨卒,泰娶其姊。或诘之,泰曰: “其人有废疾,非泰不可适。”

  众皆伏泰之义。尝于都市遇铁灯台,市之,而命洗刷,却银也。泰亟往还之。

  中和中,将家于义兴,置一别墅,用缗钱二百千。既半授之矣,泰游吴兴郡,约回日当诣所止。居两月,泰回,停舟徒步,复以余资授之,俾其人他徙。于时睹一老妪,长恸数声。泰惊悸,召诘之,妪曰:“老妇尝事翁姑于此,子孙不肖,为他人所有,故悲耳。”泰怃然久之,因绐曰:“吾适得京书,已别除官,不可住此,所居且命尔子掌之。”言讫,解维而逝,不复返矣。

分类标签:初中文言文赞颂写人故事

翻译

孙泰是山阳人,年轻时拜皇甫颖为师,志行品德很有古代贤人的风度。孙泰的妻子是他的表妹。起初是姨母年纪老了,把两个女儿托付给孙泰,说:“长女一只眼睛瞎了,你可以娶她的妹妹。”姨母去世了,孙泰娶了姨母的长女为妻。有人问他的缘故,孙泰说:“那人眼睛有毛病,除了嫁给我就嫁不出去了。”众人都佩服孙泰的正义。孙泰曾经在都市遇见一座铁灯台,把它买了下来,叫人洗刷,原来是银制品。孙泰赶忙前往归还卖主。中和年间,孙泰将在义兴安家,购置一座别墅,用两百贯钱。已经交付了一半钱,孙泰就前往吴兴郡游览,约定回来后就到新买的别墅去。过了两个月,孙泰回来,停船步行,又把其余的款项交给房主,让那人搬迁到别处。在这个时候,看到一个老妇人连声痛哭。孙泰听了心里惊悸,叫她来问。老妇人说:“我曾经在这里侍奉过公婆,子孙不成材,使别墅被别人拥有,因此悲伤。”孙泰茫然自失了很久,就骗她说:“我刚好收到京师文书,已经另外授职,不能住在这里,所住的地方暂且由你的儿子掌管它。”说完,解开船绳就离去了,不再回来。

其他诗文

黄莱轩见怀依韵奉谢 其一

[明代] 霍与瑕

避暑西峰俯太荒,山高人静日偏长。最宜古树依檐碧,更有閒花满涧香。

风采久疏怜旧雨,晚阴谁共纳新凉。再三歌讽阳春曲,清韵悠悠绕野塘。

送高邮叶尉

[宋代] 宋庠
佛塔千名榜,铨台再调符。

空登拔萃目,示免没阶趋。

爨桂方辞洛,羹蒪尚及吴。

振淹知孔迩,华萼映鸿都。

曹家巷税居三咏·小槐

[宋代] 孔武仲
合抱庭槐已是奇,何年春色长孙枝。

主张莫使随薪槱,会见繁柯偃盖时。

陪驾幸终南山和宇文内史诗

[南北朝] 庾信
玉山乘四载。

瑶池宴八龙。

鼋桥浮少海。

鹄盖上中峰。

飞狐横塞路。

白马当河冲。

水奠三川石。

山封五树松。

长虹双瀑布。

圆阙两芙蓉。

戍楼鸣夕鼓。

山寺响晨钟。

新蒲节转促。

短笋箨犹重。

树宿含樱鸟。

花留酿蜜蜂。

迎风下列缺。

洒酒召昌容。

且欣陪北上。

方欲待东封。

寒食游南湖三首 其三

[宋代] 苏辙

携手临池路,时逢卖酒垆。柳斜低系缆,草绿荐倾壶。

波荡春心起,风吹酒力无。冠裳强包裹,半醉遣谁扶。

南归诗十八首

[明代] 李流芳
吾爱陶彭泽,出处皆草草。

动必求其全,俗人自缠扰。

吾尔廿年交,知子如余少。

爱子无俗情,俗情亦自好。

口常说隐沦,身复恋温饱。

蹉跎两不遂,此意各能了。

兹游计百日,日日同倾倒。

鼙鼓声动天,风涛势翻岛。

寝食间谈谐,赖以忘病恼。

不知分手路,只此阊门道。

经过虽有期,别怀自悄悄。

子归及桃花,六桥踏清晓。

别业在龙泓,泉石真可老。

我归百无欢,烧笋听春鸟。

秋风从子游,松阁为我扫。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