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次鄂州

晚次鄂州

[唐代] 卢纶
云开远见汉阳城,犹是孤帆一日程。

估客昼眠知浪静,舟人夜语觉潮生。

三湘愁鬓逢秋色,万里归心对月明。

旧业已随征战尽,更堪江上鼓鼙声。
分类标签:唐诗三百首写景抒情战争思乡乡情

翻译

译文

雾散云开远远望见汉阳城,孤舟漂游还要走一日路程。

商贾在白日睡觉知道浪静,船夫在夜间说话感到潮生。

看三湘秋色两边鬓发衰白,望万里明月思归心意更增。

家乡旧业已经被战乱毁尽,哪堪再听见江上鼓角声声。

注释

晚次:指晚上到达。鄂州:唐时属江南道,在今湖北省鄂州市。

汉阳城:今湖北汉阳,在汉水北岸,鄂州之西。

一日程:指一天的水路。

估客:商人。

舟人:船夫。夜语:晚上说话。舟人夜语觉潮生:因为潮生,故而船家相呼,众声杂作。

衰三湘:湘江的三条支流漓湘、潇湘、蒸湘的总称。在今湖南境内。由鄂州上去即三湘地。这里泛指汉阳、鄂州一带。衰鬓逢秋色:是说衰鬓承受着秋色。这里的鬓发已衰白,故也与秋意相应。一作“愁鬓”。

更堪:更难堪,犹岂能再听。征战:指安史之乱。江:指长江。鼓鼙(pí):军用大鼓和小鼓,后也指战事。

赏析

  这是一首即景抒怀的诗。首联写“晚次鄂州”的心情。浓云散开,江天晴明,举目远眺,汉阳城依稀可见,因为“远”,还不可及,船行尚须一天。这样,今晚就不得不在鄂州停泊了。诗人由江西溯长江而上,必须经过鄂州(治所在今湖北武汉市武昌),直抵湖南。汉阳城在汉水北岸,鄂州之西。起句即点题,述说心情的喜悦,次句突转,透露沉郁的心情,用笔腾挪跌宕,使平淡的语句体现微妙的思致。诗人在战乱中风波漂泊,对行旅生涯早已厌倦,巴不得早些得个安憩之所。因此,一到云开雾散,见到汉阳城时,怎能不喜。“犹是”两字,突显诗人感情的骤落。这二句,看似平常叙事,却仿佛使人听到诗人在拨动着哀婉缠绵的琴弦,倾诉着孤凄苦闷的心曲,透纸贯耳,情韵不匮。

  次联写“晚次鄂州”的景况。诗人简笔勾勒船舱中所见所闻:同船的商贾白天水窗倚枕,不觉酣然入梦,不言而喻,此刻江上扬帆,风平浪静;夜深人静,忽闻船夫相唤,杂着加缆扣舷之声,不问而知夜半涨起江潮来了。诗人写的是船中常景,然而笔墨中却透露出他昼夜不宁的纷乱思绪。所以尽管这些看惯了的舟行生活,似乎也在给他平增枯涩乏味的生活感受。

  三联写“晚次鄂州”的联想。诗人情来笔至,借景抒怀:时值寒秋,正是令人感到悲凉的季节,无限的惆怅已使我两鬓如霜了;我人往三湘去,心却驰故乡,独对明月,归思更切!“三湘”,指湖南境内,即诗人此行的目的地。而诗人的家乡则在万里之遥的蒲州(今山西永济)。秋风起,落叶纷下,秋霜落,青枫凋,诗人无赏异地的秋色之心,却有思久别的故乡之念。一个“逢”字,将诗人的万端愁情与秋色的万般凄凉联系起来,移愁情于秋色,妙合无垠。“万里归心对月明”,其中不尽之意见于言外,有迢迢万里不见家乡的悲悲戚戚,亦有音书久滞萦怀妻儿的凄凄苦苦,真可谓愁肠百结,煞是动人肺腑。

  末联写“晚次鄂州”的感慨,写诗人有家不可归,只得在异域他乡颠沛奔波的原因。最后二句,把忧心愁思更加地深化了:田园家计,事业功名,都随着不停息的战乱丧失殆尽,而烽火硝烟未灭,江上仍然传来干戈鸣响,战鼓声声。诗人虽然远离了沦为战场的家乡,可是他所到之处又无不是战云密布,这就难怪他愁上加愁了。诗的最后两句,把思乡之情与忧国愁绪结合起来,使此诗具有更大的社会意义。

  这首诗,诗人只不过截取了飘泊生涯中的一个片断,却反映了广阔的社会背景,写得连环承转,意脉相连,而且迂徐从容,曲尽情致。在构思上,不用典故来支撑诗架;在语言上,不用艳藻来求其绮丽;在抒情上,不用泼墨来露出筋骨。全诗淡雅而含蓄,平易而炽热,读来觉得舒畅自若,饶有韵味。

参考资料:

1、萧涤非 等 .唐诗鉴赏辞典 .上海 :上海辞书出版社 ,1983年12月版 :第697-698页 .

赏析

  一首好诗,贵在有真情实感。有真情,可免造作扭捏、有实感,不致浅浮空洞。大凡诗人流离颠沛,死别生离,或躬逢其事,身临其境。倘寄之吟咏,最易动人。所以严羽认为:”唐人好诗。多是征戍,迁谪,行旅、离别之作”。卢纶《晚次鄂州》,写兵难中背井离乡、颠沛奔波之苦,情真而意切,故不待雕琢,自出佳句。

  首联扣题写”晚次鄂州”,但不露痕迹。””云开远见汉阳城”。说明行进方向。鄂州离汉阳甚远,故下旬说”犹是孤帆一日程”。这样远的距离,当然不能直接看到。但诗人思乡心切,日望归程,天际云开,引领而望,仿佛已见到汉阳城,真恨不得马上能够赶到。可惜天色已晚,须待明日,而屈指计算,竟还有整整一天路程。句中一个”犹”字,道出诗人的迫促心情,一个”孤”字,流露了旅途的寂寞情绪。

  颔联写舟中情景。实际上是回顾旅途中百无聊赖的生活。”估客昼眠知浪静,舟人夜语觉潮生”。白天风平浪静,单调的行旅生活使人昏然欲睡;夜间江潮看涨,船家絮语,更觉长夜难明。估客昼眠,独寻美梦,舟人夜语,自得其乐。这更加衬托出诗人昼夜难眠的焦躁心情。

  颈联抒发身世飘零之感和彻骨的思乡之情。飘零于江湘之间,国难家愁,已染成我两鬓星霜,刚巧又正值这肃杀的秋天,这一怀愁绪怎生了结!离家万里,欲归不能,这一片乡情,只能托与夭上的明月。句中一个”逢”字,将白发与秋色融入一炉,愁绪倍增;一个”对”字,把有心与无情结为一体,兴寄无穷。而上句”秋”、下旬”心”,分明正含着一个”愁”字。诗人构思如此精巧,表面上几乎不露形迹。

  尾联直陈诗人的感慨。”旧业”指家中原有用以维持生计的产业。它已随着战乱而化为乌有。”鼓鼙”借指战乱。战争已使人倾家荡产,江海飘零,更哪堪江上再传来战鼓的声音?句中”更堪”意谓”更哪堪”,因受诗句的限制,省作”更堪”。这一句言外之意是:虽然战争已令我一无所有,但战火未熄,在逃难的途中,难保前方水路上不再碰上兵灾。倘若真的碰上,那简直无法忍受了。

  本诗极力渲染战乱给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。由于作者是通过自己的切身感受来表现的,所以有真情、有实感,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。特别是第二联的描绘入微,第三联的造语精妙,都足以令人一唱三叹。

卢纶

[唐代]

卢纶(739年—799年),字允言,河中蒲州(今山西永济县)人。唐代诗人,大历十才子之一。唐玄宗天宝末年举进士,遇乱不第;唐代宗朝又应举, 屡试不第。大历六年,经宰相元载举荐,授阌乡尉;后由宰相王缙荐为集贤学士,秘书省校书郎,升监察御史。出为陕州户曹、河南密县令。之后元载、王缙获罪,遭到牵连。唐德宗朝,复为昭应县令,出任河中元帅浑瑊府判官,官至检校户部郎中。不久去世。著有《卢户部诗集》。
► 卢纶的诗文(319篇)

其他诗文

四时词 其一

[明代] 胡俨

海棠睡足东风晓,金垆香烬余烟袅。游子伤春未得归,迢迢绿遍天涯草。

锦屏围暖树交花,清露流珠湿绛霞。窗前有梦随蝴蝶,门外无人啼乳鸦。

青杏儿·两鬓点霜花

[元朝] 周权
两鬓点霜花,汉南柳、心事蹉跎。幼舆只合居岩谷,绳床近竹,柴门临水,任我婆娑。诗老日相过。爱苍苔、屐齿新蹉。生涯点检无多子,东篱种菊,南山种豆,醉后高歌。

送龚叔虎

[宋代] 叶适
寺暗莓苔深,岁潦雷雹粗。

问胡旅穷舍,鑽燧煮莱芜。

答云自孩童,蚤识灶下梧。

逡巡四十载,翻着火上炉。

今昔岂异能,闻见终殊途。

德衰嗟教薄,笔退怜词枯。

何以充我求,往众归装孤。

子文如绣鞶,子行如冰壶。

世惟春华玩,尔用秋实餔。

去从孔鸾翔,勿受斥鷃呼。

送王给事中使交南

[明代] 丘浚

中原才子称华簪,万里翱翔快壮心。论俗好传司马檄,归装宁载尉陀金。

川原辽邈荒唐县,父老依稀说汉音。莫过遗墟问前事,鹧鸪啼处乱山深。

和子贤途中九绝 其六

[宋代] 欧阳澈

麟阁功名属少年,笑他皓首只翛然。闻名虽未披云雾,勉力期攀鲁仲连。

宋京宏甫见和再次韵

[宋代] 赵鼎臣

水花浮空出奇变,散者为霙圆者霰。天翁大是富家翁,细碎剪云亲染练。

山阴晓起右军泣,不见墨池安得砚。从来缘水不充饥,此日正堪批作片。

书生冷淡恶生活,忍冻悲吟诗满卷。不知北里富薰天,舞袖对花裁圈线。

红炉炽炭坐生春,本不畏寒那忆晛。兰台赋风不赋雪,好色岂殊蜂蝶恋。

不如诸孙艺且贤,蜀烹啖客初无倦。诸公速辩欲忘归,尽磨东庄千斛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