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别 / 山中送别

送别 / 山中送别

[唐代] 王维
山中相送罢,日暮掩柴扉。

春草明年绿,王孙归不归?(明年 一作:年年)
分类标签:唐诗三百首送别离别友情

注释

译文

在深山中送走了好友,夕阳西坠把柴门关闭。

待到明年春草又绿的时候,朋友啊你能不能回还?

注释

掩:关闭。柴扉:柴门。

明年:一作“年年”。

王孙:贵族的子孙,这里指送别的友人。

参考资料:

1、蘅塘退士 等 .唐诗三百首·宋词三百首·元曲三百首 .北京 :华文出版社 ,2009年11月版 :第56页 . 2、彭定求 等 .全唐诗(上) .上海 :上海古籍出版社 ,1986年10月版 :第299页 .

赏析

  全诗含蓄深厚,曲折别致,独具匠心,耐人寻味。这首送别诗,不写离亭饯别的依依不舍,却更进一层写冀望别后重聚。这是超出一般送别诗的所在。开头隐去送别情景,以“送罢”落笔,继而写别后回家寂寞之情更浓更稠,为望其再来的题意作了铺垫,于是想到春草再绿自有定期,离人回归却难定。惜别之情,自在话外。意中有意,味外有味,真是匠心别运,高人一筹。

  诗的首句“山中相送罢”,在一开头就告诉读者相送已罢,把送行时的话别场面、惜别情怀,用一个看似毫无感情色彩的“罢”字一笔带过。这里,从相送到送罢,跳越了一段时间。而次句从白昼送走行人一下子写到“日暮掩柴扉”,则又跳越了一段更长的时间。诗人在把生活接入诗篇时,剪去了在这段时间内送行者的所感所想,都当作暗场处理了。

  对离别有体验的人都知道,行人将去的片刻固然令人黯然魂消,但一种寂寞之感、怅惘之情往往在别后当天的日暮时会变得更浓重、更稠密。在这离愁别恨最难排遣的时刻,要写的东西也定必是千头万绪的;可是,诗只写了一个“掩柴扉”的举动。这是山居的人每天到日暮时都要做的极其平常的事情,看似与白昼送别并无关连。而诗人却把这本来互不关连的两件事连在了一起,使这本来天天重复的行动显示出与往日不同的意味,从而寓别情于行间,见离愁于字里。读者自会从其中看到诗中人的寂寞神态、怅惘心情;同时也会想:继日暮而来的是黑夜,在柴门关闭后又将何以打发这漫漫长夜呢?这句外留下的空白,更是使人低回想象于无穷的。

  “春草明年绿,王孙归不归”从《楚辞·招隐士》“王孙游兮不归,春草生兮萋萋”句化来。但赋是因游子久去而叹其不归,这两句诗则在与行人分手的当天就惟恐其久去不归。唐汝询在《唐诗解》中概括这首诗的内容为:“扉掩于暮,居人之离思方深;草绿有时,行人之归期难必。”而“归期难必”,正是“离思方深”的一个原因。“归不归”,作为一句问话,照说应当在相别之际向行人提出,这里却让它在行人已去、日暮掩扉之时才浮上居人的心头,成了一个并没有问出口的悬念。这样,所写的就不是一句送别时照例要讲的话,而是“相送罢”后内心深情的流露,说明诗中人一直到日暮还为离思所笼罩,虽然刚刚分手,已盼其早日归来,又怕其久不归来了。前面说,从相送到送罢,从“相送罢”到“掩柴扉”,中间跳越了两段时间;这里,在送别当天的日暮时就想到来年的春草绿,而问那时归不归,这又是从当前跳到未来,跳越的时间就更长了。

  王维善于从生活中拾取看似平凡的素材,运用朴素、自然的语言,来显示深厚、真挚的感情,令人神远。这首《山中送别》诗就是这样的。

参考资料:

1、萧涤非等 .唐诗鉴赏辞典 .上海 :上海辞书出版社 ,1983年12月版 :第184-185页 .

王维

[唐代]

王维(701年-761年,一说699年—761年),字摩诘,汉族,河东蒲州(今山西运城)人,祖籍山西祁县,唐朝诗人,有“诗佛”之称。苏轼评价其:“味摩诘之诗,诗中有画;观摩诘之画,画中有诗。”开元九年(721年)中进士,任太乐丞。王维是盛唐诗人的代表,今存诗400余首,重要诗作有《相思》《山居秋暝》等。王维精通佛学,受禅宗影响很大。佛教有一部《维摩诘经》,是王维名和字的由来。王维诗书画都很有名,非常多才多艺,音乐也很精通。与孟浩然合称“王孟”。
► 王维的诗文(418篇)

猜你喜欢

次韵游山寺

[宋代] 汪炎昶
龛晕描轻藓,檐阴寞翠藤。

追凉有时客,避难尽无僧。

法界魔为崇,宗风冷欲冰。

不知缘底事,还复有傅灯。

壬戌正月晦与仲元自淮上复至齐安

[宋代] 王安石
风暖柴荆处处开,雪乾沙净水洄洄。

意行却得前年路,看尽梅花看竹来。

秋怀 其四

[明代] 何乔新

篱菊翘芳蘤,井梧堕轻碧。荣悴谅有时,世情何役役。

寒蛩亦何求,嘒嘒号永夕。端居澹无营,玩物聊自适。

春华虽可娱,适口美秋实。得马未足欣,亡羊亦非戚。

生年知几何,抚卷悼往迹。乃知蒲圃槚,不若道傍栎。

和查少白五十初度七律四则 其一

[清朝] 王衢

交情自古推平仲,四九年华伯玉知。欲證是非凭益友,敢言天命拟先师。

芝兰得契香能久,松柏有心寿可支。海上于今鸣独鹤,纵无人见亦闻之。

送林大年寺丞宰蒙城先归余杭逋之侄孙

[宋代] 梅尧臣
东方有奇士,隐德珠在渊。

川壑为之媚,草树为之妍。

殁来十五载,独见诸孙贤。

煌煌出仕途,皎皎如淮蠙。

今为蒙城宰,归问浙江船。

何时渡杨子,夜入明月边。

有舄不化凫,有琴何用弦。

真趣还自得,治民唯力田。

龙母庙

[明代] 王稚登
松坞石林林,秋风万壑阴。

泉清尘客耳,花照定僧心。

龙去野祠破,鸟啼山竹深。

苍生饥渴甚,朝夕望为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