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日赴阙题潼关驿楼 / 行次潼关逢魏扶东归

秋日赴阙题潼关驿楼 / 行次潼关逢魏扶东归

[唐代] 许浑
红叶晚萧萧,长亭酒一瓢。

残云归太华,疏雨过中条。

树色随山迥,河声入海遥。

帝乡明日到,犹自梦渔樵。
分类标签:唐诗三百首写景送别

翻译

译文

晚风中的红叶萧萧落下,长亭里痛饮下别酒一瓢。

天上残云飞回太华山上,稀疏的细雨越过中条岭。

苍莽的树色随城关远去,黄河呼啸流进遥远海洋。

明日里就要抵达都城中,我仍在做那渔人樵夫梦。

注释

阙:指唐都城长安。潼关:关名,在今陕西省潼关县境内。

红叶晚萧萧:一作“南北断蓬飘”。

长亭:古时道路每十里设长亭,供行旅停息。

太华:即西岳华山,在今陕西省华阴县境内。

过:一作“落”。中条:山名,一名雷首山,在今山西永济县东南。

山:一作“关”。迥:远。

海:一作“塞”。

帝乡:京都,指长安。

梦:向往。末两句一作“劳歌此分手,风急马萧萧”。

参考资料:

1、于海娣 等.唐诗鉴赏大全集.北京:中国华侨出版社,2010:379-380

赏析

  此诗开头两句,诗人先勾勒出一幅秋日行旅图,把读者引入一个秋浓似酒、旅况萧瑟的境界。“红叶晚萧萧”,用写景透露人物一缕缕悲凉的意绪:“长亭酒一瓢”,用叙事传出客子旅途况味,用笔干净利落。此诗另一版本题作“行次潼关,逢魏扶东归”,这个材料,可以帮助读者了解诗人何以在长亭送别、借瓢酒消愁的原委。

  然而诗人没有久久沉湎在离愁别苦之中。中间四句笔势陡转,大笔勾画四周景色,雄浑苍茫,全是潼关的典型风物。骋目远望,南面是主峰高耸的西岳华山;北面,隔着黄河,又可见连绵苍莽的中条山。残云归岫,意味着天将放晴;疏雨乍过,给人一种清新之感。从写景看,诗人拿“残云”再加“归”字来点染华山,又拿“疏雨”再加“过”字来烘托中条山,这样,太华和中条就不是死景而是活景,因为其中有动势——在浩茫无际的沉静中显出了一抹飞动的意趣。

  诗人把目光略收回来,就又看见苍苍树色,随关城一路远去。关外便是黄河,它从北面奔涌而来,在潼关外头猛地一转,径向三门峡冲去,翻滚的河水咆哮着流入渤海。“河声”后续一“遥”字,传出诗人站在高处远望倾听的神情。诗人眼见树色苍苍,耳听河声汹汹,把场景描写得绘声绘色,使读者有耳闻目睹的真实感觉。这里,诗人连用四句景句,安排得如巨鳌的四足,缺一不可,丝毫没有臃肿杂乱、使人生厌之感。其中三、四两句,又出现在他的另一首作品《秋霁潼关驿亭》诗的颔联,完全相同,是诗人偏爱的得意之笔。

  “帝乡明日到,犹自梦渔樵”。本来,离长安不过一天的路程,作为入京的旅客,总该想着到长安后便要如何如何,满头满脑盘绕“帝乡”去打转子了。可是诗人却出人意外地说:“我仍然梦着故乡的渔樵生活呢!”含蓄地表白了他并非专为追求名利而来。这样结束,委婉得体,优游不迫,有力地显出了诗人的身份。

参考资料:

1、萧涤非 等.唐诗鉴赏辞典.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3:1048-1049

许浑

[唐代]

许浑(约791~约858),字用晦(一作仲晦),唐代诗人,润州丹阳(今江苏丹阳)人。晚唐最具影响力的诗人之一,其一生不作古诗,专攻律体;题材以怀古、田园诗为佳,艺术则以偶对整密、诗律纯熟为特色。唯诗中多描写水、雨之景,后人拟之与诗圣杜甫齐名,并以“许浑千首诗,杜甫一生愁”评价之。成年后移家京口(今江苏镇江)丁卯涧,以丁卯名其诗集,后人因称“许丁卯”。许诗误入杜牧集者甚多。代表作有《咸阳城东楼》。
► 许浑的诗文(488篇)

猜你喜欢

风入松 淳于棼墓

[明代] 宋琬

大槐安国旧邦基。蚁垤尚垒垒。麒麟高冢祁连象,繁华梦、一枕龟兹。

为问秦楼公主,琼箫曾否相随。

杂曲歌辞。东飞伯劳歌

[唐代] 张柬之
青田白鹤丹山凤,婺女姮娥两相送。谁家绝世绮帐前,

艳粉芳脂映宝钿。窈窕玉堂褰翠幕,参差绣户悬珠箔。

绝世三五爱红妆,冶袖长裾兰麝香。春去花枝俄易改,

可叹年光不相待。

哭张心谷士驹三首 其三

[清朝] 黄遵宪

一队同游少年辈,两年零落九原多。频频泪到心头滴,便恐明朝两鬓皤。

晚闻庭树鸦鸣有感

[宋代] 陆游

乌鹊栖我庭,将旦辄散去。此岂厌所栖,亦以饮啄故。

一饥能驱人,扰扰无晨暮。不然亦已矣,岂乐尘土污。

我有茆三间,自少鲜外慕。力耕自足食,鸡豚亦可具。

晚虽误收召,疾走如脱兔。六年枫林下,不知岁月度。

残骸幸强健,沽酒遍山步。醉归每自笑,不负此芒屦。

平生爱方外,虽老冀有遇。秋风送片帆,更上剡溪路。

送赵文昭之沔阳知事

[元朝] 甘复

王孙应时辟,长才屈卑宦。风烟塞川路,舟楫望江汉。

亲友不能别,离居忍分散。振迹林野隅,行李书策半。

山川战伐踪,胜概溢文翰。幕府慎筹画,机务贵奇断。

况彼古沔城,民生经丧乱。不有君子人,何以解愁叹。

云薄九疑峰,水白湘灵岸。念君远行役,默默动离怨。

悲愤之作 其一

[清朝] 范当世

十五逢延卿,十六知名字,十九通书识乡里。少小无猜长无忌,乐群怨别真欢喜。

疾痛呼吾亲,哀悲念吾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