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蕃故人

没蕃故人

[唐代] 张籍
前年伐月支,城下没全师。

蕃汉断消息,死生长别离。

无人收废帐,归马识残旗。

欲祭疑君在,天涯哭此时。
分类标签:唐诗三百首怀人

注释

译文

前年出征月支,在城下全军覆没。

吐蕃和唐朝断了音讯,我与你生死两隔,长久别离。

战场上无人收拾废弃的营帐,归来的战马还认识残破的军旗。

想祭奠你又怀疑你还活着,此时只能朝着天边痛哭沈涕。

注释

没蕃(fán):是陷入蕃人之手,古代称异族为“蕃”,此处当指大食,即阿拉伯帝国。蕃,吐蕃,我国古代藏族建立的地方政权,在今青海、西藏一带。当时唐、蕃之间经常发生战争。

月支:一作“月氏”。唐羁縻都督府名。龙朔元年(661)在吐火罗境内阿缓城置。故地在今阿富汗东北部孔杜兹城附近。约公元8世纪中叶因大食国势力东进而废弃。

没全师:全军覆没。

蕃汉:吐蕃和唐朝。

废帐:战后废弃的营帐。

残旗:残留的军旗。

参考资料:

1、韩成武.唐诗三百首赏析:河北人民出版社,1995年04月第1版:311-312 2、方笑一评注.唐诗三百首品读: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,2008.04:199-200

赏析

  诗人的一位老友在守卫月支的战役中,因全军覆没而生死未卜,下落不明。故以“没蕃”为题写诗表达伤怀。

  首联交代全军覆没的时间和地点。时间是“前年”,前年战败,现今才写诗。这是因为作者在等侯确切的生死消息。在这次战斗中,唐军全师覆灭,友人是生是死,由于消息断绝,无法肯定,故诗人不敢贸然动笔。这种感情在亲密的朋友之间是很通常的。然而,老友的消息都一直没有听到。“蕃汉断消息,死生长别离。”蕃汉之间消息已完全断绝,两年之中一无所获,则友人无论是死是生,都意味着永运离别了。死了,固不用说;活着,也是做了蕃人的奴隶,不能回还了。沉痛之情,溢于言表。

  颈联是通过想象,描写战败的惨状:“无人收废帐,归马识残旗。”因为是全军覆没,不是战死就是被俘,所以唐军的营帐无人去收拾,散乱地堆在战场上,任凭风撕雨浇,惨象令人触目惊心。“归马”是指逃归的战马,战马能辨认出己方的军旗,故能逃归旧营。人是一个没剩,只有几匹马逃脱回来,这—笔真如雪上加霜,令人想见战争的残酷。

  尾联“欲祭疑君在,天涯哭此时。”是写自己矛盾、痛苦的心情,想设奠祭祀友人,却又希望他还活着。若还活着.祭奠是大不敬;若确实已死,不祭奠也是大不敬。诗人两为其难,当此之时,也只有遥望天涯而放声大哭了。此联揭示诗人内心活动,曲折而又深刻。

  此诗感情真挚,且层次清晰,由“戍”而写到“没”,由“消息”断而写到“死生”不明,由“死生”不明而写到“欲祭”不忍,终以无可奈何的放声大哭为结,一路写来,入情入理。而诗人借用这种过期的追悼,适足增添了全诗的悲剧性。正因为是“前年”的事件,所以有“断消息”的感受,有“疑君在”的幻想,痛慨、痴情,欲绝惨深。废帐残旗,归马踽凉,是诗人的揣想,却真实地再现了“没番”的战罢情形。其缺点是语言过于直朴,缺乏蕴含,前四句只是铺叙事情经过,占了一半的篇幅,倘若把这些内容移入题目中去,腾出地方集中抒情,效果会佳。

参考资料:

1、韩成武.唐诗三百首赏析:河北人民出版社,1995年04月第1版:311-312 2、《汉魏六朝诗鉴赏辞典》.上海辞书出版社,1992年9月版,第682页 3、蘅塘退士,盖国梁等.《唐诗三百首》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99:182

张籍

[唐代]

张籍(约767~约830),唐代诗人。字文昌,汉族,和州乌江(今安徽和县)人,郡望苏州吴(今江苏苏州)。先世移居和州,遂为和州乌江(今安徽和县乌江镇)人。世称“张水部”、“张司业”。张籍的乐府诗与王建齐名,并称“张王乐府”。著名诗篇有《塞下曲》《征妇怨》《采莲曲》《江南曲》。《张籍籍贯考辨》认为,韩愈所说的“吴郡张籍”乃谓其郡望,并引《新唐书·张籍传》、《唐诗纪事》、《舆地纪胜》等史传材料,驳苏州之说而定张籍为乌江人。
► 张籍的诗文(436篇)

随机看看

余欲北行邻翁持酒相饯戏题一绝

[明代] 潘高

轻云疏雨变新凉,白酒黄鸡饯旧庄。自笑明朝千里别,堆盘赤枣作重阳。

终南精舍月中闻磬

[唐代] 独孤申叔
精庐残夜景,天宇灭埃氛。幽磬此时击,馀音几处闻。

随风树杪去,支策月中分。断绝如残漏,凄清不隔云。

羁人方罢梦,独雁忽迷群。响尽河汉落,千山空纠纷。

为温乐堂五绿亭解嘲

[宋代] 高斯得
园林非不佳,名字著难稳。

稍与流俗异,讥呵来噂噂。

我堂名温乐,窃慕涑水翁。

我亭名五绿,又希午桥公。

客来笑不已,诮我何其鄙。

拳拳二相国,所爱人爵耳,

闻之为一咍,争端自予开。

嗟予信鄙矣,笑客亦愚哉。

相诚吾所爱,何必裴与马。

唐非无李卢,宋亦有章蔡。

尔知相何物,是谓圣贤宅。

士而不为此,何以下膏泽。

孟柯出昼意,宣尼载质心。

温岂独甘乐,裴非锢园林。

二扁有深意,客讵窥其涘。

吾言岂狂言,刀尺自孔氏。

沧洲兄席上咏冰

[清朝] 陈璋

客醉宜供醒酒冰,水晶盘内露寒棱。直疑夏月常堆雪,不待秋风始扫蝇。

裁作花纹看顷刻,削成山势笑凭陵。多君心地清如许,好为人间散郁蒸。

庚子正月吴子往见过同访高存之于漆湖

[明代] 归子慕
令节思故人,流光惧蹉跎。

心在隰桑篇,三复当如何。

忽闻叩门声,良友远见过。

携我访同志,诘朝鼓轻艖。

情殷无遥路,信宿逾关河。

依然漆湖上,春山渺晴波。

主人愉愉如,兼以风日和。

风和卷帘坐,开尊鸟来歌。

忘饮饮更适,不觉芳颜酡。

阶前山茶花,落英何其多。

西江月 其七

[宋代] 张伯端

人我众生寿者,宁分彼此高低。法身通照没吾伊。

念念体分同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