赠别二首·其一

赠别二首·其一

[唐代] 杜牧

娉娉袅袅十三余,豆蔻梢头二月初。
春风十里扬州路,卷上珠帘总不如。

分类标签:唐诗三百首写人女子

翻译

译文

十三四岁的少女姿态袅娜,举止轻盈美好,就像二月里含苞待放,初现梢头的豆蔻花。

十里扬州路的春风骀荡,珠帘翠幕中的佳人姝丽没有比得上她。

注释

娉娉袅袅:形容女子体态轻盈美好。十三余:言其年龄。

豆蔻:据《本草》载,豆蔻花生于叶间,南人取其未大开者,谓之含胎花,常以比喻处女。

“春风二句”:说繁华的扬州城中,十里长街上有多少歌楼舞榭,珠帘翠幕中有多少佳人姝丽,但都不如这位少女美丽动人。

参考资料:

1、吉林大学出版社.唐诗鉴赏大典(十一):吉林大学出版社,2009:34-36

赏析

  这首诗是诗人赠别一位相好的歌妓的,从同题另一首(“多情却似总无情”)看,彼此感情相当深挚。不过那一首诗重在“惜别”,这一首却重在赞颂对方的美丽,引起惜别之意。

  “娉娉袅袅十三余,豆蔻梢头二月初”。这首小诗的前两句是说,姿态美好举止轻盈正是十三年华,活像二月初含苞待放的一朵豆蔻花。

  第一句就形容了一番:“娉娉袅袅”是身姿轻盈美好的样子,“十三余”则是女子的房龄。七个字中既无一个人称,也不沾一个名词,却能给人以完整、鲜明生动的印象,使人如目睹那美丽的倩影。全诗正面描述女子美丽的只有这一句话。就这一句还避实就虚,其造句真算得空灵入妙。第二句不再写女子,转而写春花,显然是将花比女子。“豆蔻”产于南方,其花成穗时,嫩叶卷之而生,穗头深红,叶渐展开,花渐放出,颜色稍淡。南方人摘其含苞待放者,美其名曰“含苔花”,常用来比喻处女。而“二月初”的豆蔻花正是这种“含苔花”,用来比喻“十三余”的小歌女,是形象优美而又贴切的。而花在枝“梢头”,随风颤动的样子,尤为可爱。所以“豆蔻梢头”又暗自照应了“娉娉袅袅”四字。这里的比喻不仅语新,而且十分精妙;又似信手拈来,写出人似花美,花因人艳,说它新颖独到是不过分的。一切“如花似玉”、“倾国倾城”之类比喻形容,在这样的诗句面前都会黯然失色。

  “春风十里扬州路,卷上珠帘总不如。”小诗的后两句是说,看遍扬州城十里长街的青春佳丽,卷起珠帘卖俏粉黛没有比得上她。

  当时诗人正要离开扬州,“赠别”的对象就是她在幕僚诗意生活中结识的一位扬州歌妓。所以第三句写到“扬州路”。唐代的扬州经济文化繁荣,时有“扬一益(益州)二”之称。“春风”句意兴酣畅,渲染出大都会富丽豪华的气派,使人如睹十里长街,车水马龙,花枝招展······这里歌台舞榭密集,美女如云。“珠帘”是歌楼房栊设置,“卷上珠帘”则看得见“高楼红袖”。而扬州路上不知有多少珠帘,所有帘下不知有多少红衣翠袖的美人,但“卷上珠帘总不如”!这里“卷上珠帘”四字用得很不平常,它不但使“总不如”的结论更形象,更有说服力;而且将扬州珠光宝气的繁华一并传出。诗用压低扬州所有美人的美来突出一人之美,有众星拱月的效果。由于有前两句美妙的比喻,这里这种“强此弱彼”的写法显然自然入妙。

  杜牧这首诗,从意中人写到花,从花写到春城闹市,从闹市写到美人,最后又烘托出意中人。二十八字挥洒自如,游刃有余。

  文学艺术要求不断求新。因陈袭旧是没有出路的。即使形容取喻,也贵在独到。从这个角度看杜牧的《赠别》,也不能不承认他是天才的诗人。

参考资料:

1、吉林大学出版社.唐诗鉴赏大典(十一):吉林大学出版社,2009:34-36 2、萧涤非 等.唐诗鉴赏辞典:上海辞书出版社,2005:810-811

杜牧

[唐代]

杜牧(公元803-约852年),字牧之,号樊川居士,汉族,京兆万年(今陕西西安)人,唐代诗人。杜牧人称“小杜”,以别于杜甫。与李商隐并称“小李杜”。因晚年居长安南樊川别墅,故后世称“杜樊川”,著有《樊川文集》。
► 杜牧的诗文(477篇)

更多

题韩伯清所藏郭天锡画

[元朝] 陈旅

往年京口郭天锡,学得房山高使君。画省归来人事少,烟岑间向客楼分。

林扃暝落青枫雨,水郭寒生白蜃云。岁晚怀人增感慨,晴窗展玩到斜曛。

书情寄上苏州韦使君兼呈吴县李明府

[唐代] 崔峒
数年湖上谢浮名,竹杖纱巾遂称情。

云外有时逢寺宿,日西无事傍江行。

陶潜县里看花发,庾亮楼中对月明。

谁念献书来万里,君王深在九重城。
分类标签:抒情愁绪

望蓬莱

[宋代] 刘处玄

形如鹤,性耀似孤云。自在空中无挂碍,来来去去意无尘。

世外乐天真。

寻真观

[宋代] 郭祥正

苍崖犹积雪,冻林春未归。石径稍可通,决决泉声迟。

薄游欲何适,携筇负阳晖。览胜辄长啸,世事吾何羁。

忽到仙人家,楼殿势欲飞。皓鹤向人舞,青猿攀树啼。

屏风叠苍玉,深潭莹琉璃。谁云蛰龙卧,朗咏前人诗。

飕飗太古风,会生松桂枝。回首归兴遥,日暮青云低。

山亭独坐用前韵遣兴四首 其二

[明代] 谢迁

惯客家童贳酒还,酒旗摇飐杏村间。连云麦穗平过陇,刺水蒲芽露浅湾。

多景轩开真得趣,无弦琴在足消閒。兴来且就邻翁饮,一醉俱忘岁事艰。

咏史五首其五·周人

[宋代] 范仲淹
斧钺为藩忍内侵,商人涂炭奈何深。

不烦鱼火明天意,自有诸侯八百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