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宿

旅宿

[唐代] 杜牧

旅馆无良伴,凝情自悄然。
寒灯思旧事,断雁警愁眠。
远梦归侵晓,家书到隔年。
沧江好烟月,门系钓鱼船。

分类标签:唐诗三百首羁旅思乡

注释

译文

韵译

住在旅馆中没有好朋友相伴,心情忧郁,独自凝神沉思。

看着昏冷的灯火回忆起往日旧事,孤雁的哀鸣令人愁思难眠。

相距遥远,梦魂要接近拂晓才能到家,家信更要隔年方可送达。

烟笼月照的碧江多么美丽,邻家门前就系着钓鱼归船。

直译
旅馆里没有知心朋友,我独自静静地沉思凝神。
对着寒灯回忆往事,孤雁的叫声,惊醒了凄寂梦魂。
乡关道路迢远,梦魂拂晓时才得归去,家人的书信要等来年方能寄到此地。
沧江上月色含烟,风光是多么美好,钓鱼船就系在我家门前。

注释

良伴:好朋友。

凝情:凝神沉思。悄然:忧伤的样子。这里是忧郁的意思。

寒灯:昏冷的灯火。这里指倚在寒灯下面。思旧事:思念往事。

断雁:失群之雁,这里指失群孤雁的鸣叫声。警:惊醒。

远梦归:意谓做梦做到侵晓时,才是归家之梦,家远梦亦远,恨梦归之时也甚短暂,与下句家书隔年方到,恨时间之久,相对而更增烦愁。侵晓:破晓。沧江:泛指江,一作“湘江”。

好烟月:指隔年初春的美好风景。

门:门前。

参考资料:

1、沙灵娜.唐诗三百首全译:贵州人民出版社,1990:273-274 2、赵昌平.唐诗三百首全解: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,2006:188-189 3、韩成武.唐诗三百首赏析:河北人民出版社,1995:315-317 4、胡可先.杜牧诗选:中华书局,2005:228-229

赏析

  这是羁旅怀乡之作。诗抒写旅况的索寞凄凉和对家乡的深切思念。首联破题,点明情境,首联言旅中独宿,黯然神伤,满是羁旅思乡之情。颔联融情于景,寒夜孤灯陪客,思念故乡旧年往事,失群孤雁的鸣叫使羁旅之人深愁难眠。颈联极言乡关的迢远,表现满怀的幽愁暗恨,语经千锤百炼。尾联用清丽明快的色调绘出家乡的美好风光,似乎从乡愁中跳出,实则描写了可望而不可即的梦想,内含的忧愁深长。全诗写得感情至深,含蓄蕴藉,真切动人。

  “旅馆无良伴,凝情自悄然。”起,直接破题,点明情境,羁旅思乡之情如怒涛排壑,劈空而来。可以想见,离家久远,独在异乡,没有知音,家书也要隔年才到,此时孤客对寒灯,浓厚深沉的思乡之情油然而生,必会陷入深深的忧郁之中。“凝情自悄然”是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中抒情主人公神情态度的最好写照:静对寒灯,专注幽独,黯然伤神,将诗人的思念之情写到极致。

  “寒灯思旧事,断雁警愁眠。”承,是首联“凝情自悄然”的具体化,诗人融情于景,寒夜孤灯陪伴孤客,思念故乡旧年往事,失群孤雁声声鸣叫,羁旅之人深愁难眠,细致地描绘出了一幅寒夜孤客思乡图景。“思”字和“警”字极富炼字功夫。灯不能思,却要寒夜愁思陈年旧事,物尤如此,人何以堪。由灯及人,显然用意在人不在物。“警”字也极富情味。旅人孤灯,长夜难眠,一声雁叫,引孤客嫠妇愁思惊梦,归思难收。

  首联与颔联极言乡关遥远,幽愁满怀。梦见自己回到家中,因路途遥远,梦醒时分天已大明,家书须隔年才能寄到旅馆,可见离家之远,表达出对家乡深沉的思念。

  “远梦归侵晓,家书到隔年。”转,用设想之词,虚实结合,想象奇特,表现出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中诗人因愁思难耐、归家无望而生出的怨恨。故乡远在千里,只能梦中相见,也许是短梦,也许是长梦,但梦中醒来却已到天明。字里行间,流露出梦短情长的幽怨。而这一切又都由于“家书到隔年”的实际情况。作为诗歌由写景向抒情的过渡,转句用梦境写旅宿思愁哀怨,亦虚亦实,虚中写实,以实衬虚的特点读来回肠荡气。

  “沧江好烟月,门系钓鱼船。”合,收拢有力,却并非直抒胸意,而是以设想之词,勾勒家乡美丽的生活图景,融情于景,借景抒情,把浓烈的归思之情融入家乡优美的风景之中。沧江烟霭,云霞明灭,月色溶溶,家门外系着钓鱼船,一幅优美宁静祥和的家乡风光图景。画面中虽然没有写人物,但一条静静地系于家门外的钓鱼船却让人产生丰富的联想。面对这样一幅家乡优美的画面,谁人不梦绕魂牵,更何况旅宿在外的诗人呢!家乡远隔千里,旅人归思难收,如此优美的家乡风光图景非但没有给诗人以慰藉,反而加深了诗人的思乡愁苦。这是用乐景反衬哀情的典型。美景幽思、怨恨乡愁、委实凄绝。除却个中人,任何人也难以深味个中情。不过,“烟月”在此实际上是借代,并非一定就是“烟”,就是“月”。正所谓,文学作品的形象大于思维,此处一个“烟月”可以触发不同的旅人思妇产生不同的意象联想,从而产生强大的艺术感染力。

  颈联与尾联看似跳出了乡愁,艳羡门外沧江鱼船的清闲自在,其实是借他乡之物,更曲折地表达出诗人思乡之情。全诗层层推进,写景抒情都有独到之处。

参考资料:

1、赵昌平.唐诗三百首全解: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,2006:188-189 2、韩成武.唐诗三百首赏析:河北人民出版社,1995:315-317

杜牧

[唐代]

杜牧(公元803-约852年),字牧之,号樊川居士,汉族,京兆万年(今陕西西安)人,唐代诗人。杜牧人称“小杜”,以别于杜甫。与李商隐并称“小李杜”。因晚年居长安南樊川别墅,故后世称“杜樊川”,著有《樊川文集》。
► 杜牧的诗文(477篇)

猜你喜欢

又赋伤心行 其十六

[明代] 凌义渠

著眼皆如此,微茫信口吪。海风吹落日,怪鸟劫残窠。

入地搜天遍,呵神骂鬼多。卜商诚有语,命也谓之何。

端阳后一日同省中诸丈游陈戚畹别墅

[明代] 郭谏臣

自怜诗骨懒朝参,乞假登临喜盍簪。绿树团阴多映水,青山入晓半浮岚。

坐中冠盖人争羡,物外烟霞性所耽。对景浑忘身是客,依稀风物似江南。

寓斋杂述七绝句 其三

[清朝] 姚燮

列画深堂坐拄颐,寿门恣逸两峰奇。新罗体格尤清绝,春水纤凫唼柳丝。

赠董士勉归海州并问讯刘贡寓学正

[明代] 郑真

风云浩渺泛灵槎,三径归来菊有花。疏广宅东天入海,龙且城外水囊沙。

宾筵且复成娱乐,帝阙终须拜宠嘉。好语黉宫刘博士,休将简策问生涯。

游东林寺度虎溪桥竟诸峰登览止宿远公房

[明代] 李时行

飞甍敞云际,朝攀郁玲珑。瀑泉喷石濑,惊飙回远空。

岚光隐双树,霁色澄千峰。湛湛竹响露,凄凄松外风。

白莲寻旧社,紫阁听鸣钟。入谷窥鹤室,穿林步虎踪。

玄览八极隘,达观万化从。神披愿自协,虑澹道弥通。

倦返缘归术,日落群山空。小憩璇房下,焚香怀远公。

送圆音禅友主席丹霞 其六

[清朝] 成鹫

凭君寄语海山樵,咫尺丹梯路未遥。独立孤峰人已老,秋风迟我过虹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