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宿左省

春宿左省

[唐代] 杜甫
花隐掖垣暮,啾啾栖鸟过。

星临万户动,月傍九霄多。

不寝听金钥,因风想玉珂。

明朝有封事,数问夜如何。
分类标签:唐诗三百首写景爱国

翻译

译文

傍晚时分,“左省”里开放的花朵隐约可见,天空中投林栖息的鸟儿飞鸣而过。

在夜空群星的照耀下,宫殿中的千门万户也似乎在闪动;宫殿高入云霄,靠近月亮,仿佛照到的月光也特别多。

值夜时睡不着觉,仿佛听到了有人开宫门的锁钥声;风吹檐间铃铎,好像听到了百官骑马上朝的马铃响。

明日早朝要上封事,心绪不宁,反反复复讯问宵夜到了什么时辰?

注释

宿:指值夜。左省:即左拾遗所属的门下省,和中书省同为掌机要的中央政府机构,因在殿庑之东,故称“左省”。

掖垣:门下省和中书省位于宫墙的两边,像人的两腋,故名。

金钥:即金锁。指开宫门的锁钥声。

珂:马铃。

封事:臣下上书奏事,为防泄漏,用黑色袋子密封,因此得名。

参考资料:

1、萧涤非.杜甫诗选注.北京:人民文学出版社,1998:94

赏析

  这首诗描写作者上封事前在门下省值夜时的心情,表现了他居官勤勉,尽职尽忠,一心为国的精神。全诗八句,前四句写宿省之景,后四句写宿省之情,叙述详明而富于变化,描写真切而生动传神,体现了杜甫律诗结构既严谨又灵动,诗意既明达又蕴藉的特点。

  “花隐掖垣暮,啾啾栖鸟过。”起首两句描绘开始值夜时“左省”的景色。看起来好似信手拈来,即景而写,实则章法谨严,很有讲究。首先它写了眼前景:在傍晚越来越暗下来的光线中,“左省”里开放的花朵隐约可见,天空中投林栖息的鸟儿飞鸣而过,描写自然真切,历历如绘。其次它还衬了诗中题:写花、写鸟是点“春”;“花隐”的状态和“栖鸟”的鸣声是傍晚时的景致,是作者值宿开始时的所见所闻,和“宿”相关联;两句字字点题,一丝不漏,很能见出作者的匠心。

  “星临万户动,月傍九霄多。”此联由暮至夜,写夜中之景。前句说在夜空群星的照耀下,宫殿中的千门万户也似乎在闪动;后句说宫殿高入云霄,靠近月亮,仿佛照到的月光也特别多。这两句是写得很精彩的警句,对仗工整妥帖,描绘生动传神,不仅把星月映照下宫殿巍峨清丽的夜景活画出来了,并且寓含着帝居高远的颂圣味道,虚实结合,形神兼备,语意含蓄双关。其中“动”字和“多”字用得极好,被前人称为“句眼”,此联因之境界全出。这两句既写景,又含情,在结构上是由写景到写情的过渡。

  “不寝听金钥,因风想玉珂。”这联描写夜中值宿时的情况。两句是说他值夜时睡不着觉,仿佛听到了有人开宫门的锁钥声;风吹檐间铃铎,好像听到了百官骑马上朝的马铃响。这些都是想象之辞,深切地表现了诗人勤于国事,唯恐次晨耽误上朝的心情。在写法上不仅刻画心情很细致,而且构思新巧。此联本来是进一步贴诗题中的“宿”字,可是作者反用“不寝”两字,描写他宿省时睡不着觉时的心理活动,另辟蹊径,独出机杼,显得词意深蕴,笔法空灵。

  “明朝有封事,数问夜如何?”最后两句交待“不寝”的原因,继续写诗人宿省时的心情:第二天早朝要上封事,心绪不宁,所以好几次讯问宵夜到了什么时辰。“数问”二字,则更加重了诗人寝卧不安的程度。全诗至此戛然而止,便有一种悠悠不尽的韵味。结尾二句由题后绕出,从宿省申发到次日早朝上封事,语句矫健有力,词意含蓄隽永,忠爱之情充溢于字里行间。

参考资料:

1、吴小林 等.唐诗鉴赏辞典.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3:467-468

杜甫

[唐代]

杜甫(712-770),字子美,自号少陵野老,世称“杜工部”、“杜少陵”等,汉族,河南府巩县(今河南省巩义市)人,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,杜甫被世人尊为“诗圣”,其诗被称为“诗史”。杜甫与李白合称“李杜”,为了跟另外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“小李杜”区别开来,杜甫与李白又合称“大李杜”。他忧国忧民,人格高尚,他的约1400余首诗被保留了下来,诗艺精湛,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备受推崇,影响深远。759-766年间曾居成都,后世有杜甫草堂纪念。
► 杜甫的诗文(1247篇)

其他诗文

读史感兴

[宋代] 黄文雷
断鳌几何年,八极俨不动。

当是有枢纽,铁网络纤空。

偷儿睨斗柄,赤手制天栋。

愁杀地上人,覆压万古痛。

书生见事浅,十算九不中。

岂徒书生罪,要与六籍共。

寄楼云卧

[宋代] 宋伯仁
云卧西湖又几年,吟鞍多在酒炉边。

定知今古皆春梦,不把功名作宿缘。

芳草满汀山带雨,黄梅落地水连天。

相逢未说江南事,且问何时理钓船。

立秋久无诗

[元朝] 方回
三伏厌厌病欲萎,可能秋后尚无诗。

连宵急雨凉如洗,贫寐衰翁醉不知。

药饵谁精寸关尺,文章空说斗牛箕。

西斋池上堪逃暑,木落吾将信所之。

送仲宝叔赴秦幕

[宋代] 王令
秦关千古有雄名,秦地宁时息战争。

草野英雄无敌国,朝廷勋德倚长城。

锦缠红帕将军府,紫电清霜武库兵。

绝幕烽烟沉远候,太平金鼓杂讙声。

淮西司马新恩重,鲁国儒生旧望清。

黑胆赤心男子事,大弨长剑丈夫行。

待垂买谊言余饵,就试终军请去缨。

纵不首传函报死,亦须颈系背笞生。

当年功业鲸鲵尽,振古勋名日月明。

莫叹暂从红幕去,待于归望碧幢迎。

愚时若忝书功笔,未信燕然有旧铭。

西陵竹枝

[清朝] 王士祯

荷灯百尺接秋河,犹似秦兵驻绿萝。更说元宵风景好,竹枝歌续采茶歌。

槐阴亭

[元朝] 贝琼

云团车盖起重重,文正三朝相业隆。种树百年蟠厚地,读书六月坐清风。

蝉吟露叶初回梦,虫吐秋丝忽堕空。今日洛阳卿相宅,牡丹谁看状元红。